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西北民盟對我國多黨合作制度 形成的獨特貢獻
發布日期:2018-10-23 16:27:33    來源:未知    作者:張雪梅    瀏覽量:4211

        從中國第一個政黨——中國同盟會成立以后,中國的歷史就與政黨結下了不解之緣。尤其是由中國同盟會演化而來的中國國民黨,以及中國共產黨兩大政黨,幾乎主宰了20世紀以來中國的歷史。在錯綜復雜的國共關系中,各民主黨派,對他們勢力強弱的轉變形成了至深的影響。其間,中國民主同盟作為一個重要的愛國民主黨派扮演著不可替代的角色,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中國民主同盟在復雜的社會環境中幾經變革,終于從一個標榜國共兩黨以外的中間政治力量,發展成為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接受黨的新民主主義綱領,愿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政治力量。而中國民主同盟與中國共產黨最親密的友黨關系最終正是升華于陜西這塊國民黨、共產黨和中間勢力都有一定規模的特殊土壤上。在此歷程中,民盟西北總支部(西北民盟)可以視為中國民主同盟支部中最具代表性也最為激進的一員。

         西北民盟作為中國民主同盟的第一個總支部,其主要領導人杜斌丞、楊明軒等都是西北地區文化教育界的先驅,而且具有較長的民主革命活動歷史,與中共有各種淵源關系。因此,西北民盟自成立伊始就與陜西的中共組織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并直接、間接得到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指導和幫助,這是西北民盟的一個鮮明的特點。特別是在組織發展工作中,它堅持積極慎重的組織原則,提出“三反”和“三不反”的政治要求,使西北民盟保持了高度的政治水平。也因此招至國民黨陜西當局最無情的摧殘與血腥鎮壓。西北民盟的民主輿論喉舌——《秦風·工商日報聯合版》,竟被特務搗毀,被迫???。接著,盟員李敷仁橫遭暗殺,身兼該報法律顧問的盟員王任也被當局槍殺(是為中國民主同盟獻身的第一人)。甚至,西北民盟的主任委員杜斌丞也為陜西的民主革命事業不惜流血犧牲……在陜西,民盟譜寫了其歷史中最為悲壯的一頁。

        更不容忽視的是,早在中國民主同盟總盟的一屆三中全會之前,早在各民主黨派響應中共“五一口號”之前,西北民盟的許多領導人和盟員就已經到陜甘寧邊區直接擔任領導職務和參與邊區的政權建設,成為西北地區革命力量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一) 積極奔赴解放區

        從1946年下半年起,處于敵人“反共前哨”的西北民盟的處境更加險惡。許多負責同志和盟員的行動受到監禁,并不斷接到特務的恐嚇信。在中共西安地區的黨組織,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幫助民盟同志脫險。有很多盟員穿過封鎖線投奔解放區。

        1946年7月17日,盟員李敷仁同志逃離咸陽來到延安,林伯渠等領導人和各界人士千余人在陜甘寧邊區參議會禮堂盛會歡迎,劉景范副主席親自致歡迎辭,李敷仁同志表示“民盟將與中共合作,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奮斗到底”。后來的李敷仁先生“人人起來,反對國民黨特務統治”的演講于9月3日被延安新華廣播電臺全文播出。正是在“太平”的延安,李敷仁同志含著悲憤的眼淚,帶著殘酷的傷痕為西北民盟喊出了“立即下令保障民主同盟、各黨派合法活動……立即組織聯合政府,實行民主政府!”的豪壯口號。在中共中央毛主席親自接見他并對其民主革命事跡給予肯定和鼓勵之后,他感動地說“黨是我的再生父母……今后民盟將與中共合作,為中國人民的民主事業奮斗到底”。也是在延安,李敷仁向總盟領導詳細匯報了他遇難的全部過程,此舉無疑進一步堅定了盟在國統區的反戰、反蔣信念。

         同年8月13日,楊明軒也來到延安,受到中共中央、中央西北局和陜甘寧邊區政府領導人的熱烈歡迎和關懷。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彭德懷、林伯渠、徐特立、李維漢、劉景范等人分別會見了楊明軒。西北局還邀請他多次向機關干部作報告,將西北的革命斗爭史和國統區的民主運動。在延安認真學習革命理論的同時,他繼續關心國統區民盟組織的斗爭,呼吁一些盟員相機進入解放區。并且協助邊區政府對橫山起義來延安的官兵進行思想教育,對進一步穩定這支部隊起了積極作用。在轉戰陜北一年多時間的戰爭環境力里,楊明軒經常和林伯渠等人一起行動,也參加過一些邊區參議會,甚至親自到楊家溝送別毛澤東同志離開陜北。

         之后,盟員楊曉初、黨晴梵、蘇資琛、張鋒伯、王維等和一批青年盟員先后奔赴延安。甚至李馥清等一批女盟員也穿過封鎖線到達解放區,協助邊區婦聯完成軍襪、軍被、軍用棉衣的縫制,有的甚至直接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戰爭。

      (二)坦誠參于邊區政務決策

       1946年9月27日,邊區政府任李敷仁為延安大學校長。在槍傷初愈之余,他以極大的熱情和毅力投入工作,領導學校改革教育方法,擴大教學規模,為學校增辦了新聞班。并利用民盟負責人的身份,吸引蔣管區的知識分子來延大及分校執教于學習,在戰時教育和正規化教育中成績顯著,他為邊區的政治思想教育和干部教育作了很大的貢獻。尤其可貴的是,在轉戰陜北的艱苦歷程中,他領導延安大學師生發揚了黨的密切聯系群眾和艱苦奮斗的作風,勝利完成了“千里救災運糧” 的艱巨任務,緩減了西北野戰軍和陜甘寧邊區災民的糧食危機。

1948年3月,楊明軒同志在陜甘寧邊區政府參議會常駐議員和邊區政府委員聯席會議上當選為陜甘寧邊區政府副主席。楊明軒在解放戰爭時期,為總結西北人民革命斗爭史,推動西北地區民主愛國運動,爭取國民黨統治區知識分子和發展文化教育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

         盟員楊曉初、李馥清等人也都在邊區政府中相繼任職。還有一些盟員也直接參加了解放戰爭和解放區的政權建設工作。

         在這里他們接受了新民主主義和民主聯合政府的徹底洗禮,為西北民盟乃至中國民主同盟最終能夠接受中共的領導,為其日后成為新中國的參政黨作了最直接、最初步也是最早的嘗試。

也正是在這里,楊明軒同志領導召開了延安地區的民主同盟成員大會,成立了民主同盟西北臨時工作委員會,并聯絡國統區民盟地下工作同志,完成了恢復西北民盟組織的歷史任務。中國民主同盟總盟與中國共產黨的最早的政權合作關系在這片土壤上根埴起來,其中的歷史意義不言而喻。

         以史為觀,正是國民黨當局的迫害迫使西北民盟放棄了“第三條”道路,而中共統戰政策的成功實施最終使他們走上了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的道路。在深受盟影響的同時,咫尺若鄰的延安(中國新民主主義的模范區)的統一戰線政策直接波及到西北民盟的領導組織和各種活動,我們甚至可以認為此種沖撞力不亞于盟對其的影響力,這是西北民盟較其他支部最為明顯也是最為值得探析的地方。正如杜斌丞在民盟內部所講的“西北民盟唯一有利的條件是與中共中央所在地的延安接近,可以得到友黨的有力協助,我們必須堅決地依靠中共,并在工作上與其保持密切的聯系,才能取得斗爭的勝利”。

         中國共產黨對西北民盟極盡摯友之誼,對其采取了爭取和團結的政策,最終在強有力的輿論效應下,彼此之間的立場、觀點、利益日趨一致,逐漸凝結起了一種相濡以沫、同舟共濟的特殊情節。甚至在盟被迫流落到香港之后,西北民盟的許多領導人和盟員積極投入到陜甘寧邊區政府的政權建設之中。就此,我們已不可否認西北民盟積極向上、與時俱進的自身革命價值,這是他與中共或者具體為陜甘寧邊區政府交流合作的必須平臺。如果說民盟是在具有特殊政治生態環境的香港(民盟三中全會)有了徹底的政治轉變,那么此種轉變的最初嘗試便是在同樣具有特殊政治生態環境的陜西。在陜甘寧邊區政府這塊特殊的革命土壤之上,奠基了中共與民盟在政權內合作共事的關系,此舉,不僅順應了歷史潮流的發展,也最終催發了中國民主同盟與中共由革命思想上的聯盟轉入政權實踐上的合作關系,為新中國即將誕生的全新的多黨合作制度作了最初的嘗試,為新中國的政黨合作模式提供了一定的歷史經驗與參考藍本,這也是西北民盟對于中國革命的特殊貢獻所在。(作者系盟省委理論研究會副會長、延安大學圖書館長、副教授。此文被評為2013年省政協理論與實踐優秀論文

發布時間:2014年04月30日

友情鏈接:
中國民主同盟陜西省委員會 
地址:陜西西安市二環南路東段388號    
聯系:宣傳部 QQ294135227    座機:029-63903259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甘肃十一选五分布图 北京赛车pk10 球探即时篮球nba比分 山西泳坛夺金 雷速体育比分 湖南幸运赛车 综合足球指数比较 全世界篮球比分网 福建31选7 极速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