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堅持我國宗教發展的中國化方向研究
發布日期:2019-01-10 16:33:03    來源:未知    作者:未知    瀏覽量:4288

摘要:宗教中國化是黨和政府對外來宗教的共同要求,也是所有外來宗教適應中國社會而生存發展的表現形式和必然趨勢。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因此,如何認識并引導宗教中國化使之與新時期我國社會的發展相適應更是不可忽視的問題。本文在強調宗教發展中國化重要性的前提下,針對新時期宗教發展中遇到的問題:如宗教管理法制不健全、國外宗教勢力滲透、利用宗教犯罪活動等問題進行分析和研究,在此基礎上指出我國宗教發展中國化的路徑:政教分離,服從政權;宗教管理法制化;抵御國外宗教勢力滲透;正確引導信教群眾并維護其權益等,以此堅持我國宗教發展中國化的方向。

關鍵詞:宗教;發展;中國化;法治化

黨的十八大以來,關于宗教工作關乎全局的特殊重要性,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開宗明義地強調并申明: “宗教問題始終是我們黨治國理政必須處理好的重大問題,宗教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關系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關系社會和諧、民族團結,關系國家安全和祖國統一。”要做好宗教問題,歸根結底就是堅持做好我國宗教中國化發展的問題。

  • 我國宗教中國化的涵義及重要性

1、我國宗教中國化的涵義

宗教的中國化,是指外來宗教進入中國后,在保持其自身獨特性的同時,接受中國文化的改造,從而使自身從內容到形式都表現出鮮明的中國特色。任何一種外來宗教,在中國得以傳播、發展,必然會或多或少地打上中華文化的烙印。宗教中國化是一個漫長的漸進歷程,是在長期的接觸、沖突、調適、融匯中進行的。從宗教自身傳播發展的角度而言,宗教中國化是符合宗教發展客觀規律必然過程。不經歷中國化,外來宗教就不可能在中國這片土壤上生根發芽并傳承至今。同時,宗教中國化的發展也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因為社會是不斷發展進步的,中國社會本身在不斷變化、發展與進步中,宗教也不得不與變化發展的中國社會相適應。

20164月召開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指出中國化方向的具體內涵,“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引領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弘揚中華民族優良傳統,用團結進步、和平寬容等觀念引導廣大信教群眾,支持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義、禮儀制度的同時,深入挖掘教義教規中有利于社會和諧、時代進步、健康文明的內容,對教規教義做出符合當代中國發展進步要求、符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闡釋”。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重要論述賦予了中國化概念以新的內涵,提出了新的要求,指明了我國現有各宗教的前進方向和發展道路。概括說來就是尊重宗教信仰,核心價值觀引導,同社會發展相適應,維護信教群眾利益。

2、我國宗教中國化的重要性

宗教中國化,是使宗教適合于社會發展規律,滿足于社會發展要求,能夠增強宗教在社會的適應能力,能伴隨著時代的發展進步而不斷傳承。推進宗教中國化,始終關系著各宗教的長遠發展和未來走向,決定著宗教能否不斷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發展進程。宗教中國化是中國社會對宗教在中國得以存續的必然選擇,其對于宗教發展和社會進步都具有明確的重要性。

對于宗教來說,推進宗教中國化是宗教健康傳承的內在需要,是宗教適應社會的根本出路。從信教人數上來看,我國官方公布的我國信教人數規模是1億;童世駿等(2007)根據“當代中國人精神生活調查”課題下的“當代中國人宗教信仰”課題組在2005年暑期實施的調查,指出年齡16周歲以上的中國人里,具有宗教信仰的人數為31.4%。如果按照目前的人口比例來推算,中國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口約3億。3 億人在全國總人口中所占比重不算高,但絕對數量不少,這一群體的發展與穩定直接關乎整個社會的和諧與穩定。對于社會來說,宗教作為一種多層次的社會歷史文化現象,它的積極因素可滲透到社會的多個方面,特別是它們的愛國主義傳統和優秀文化成分可以經過深入挖掘,可為社會主義事業貢獻力量,為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服務。因此,無論是從宗教自身的角度,還是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宗教中國化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 我國宗教發展中國化的可能性

 1、文化兼容性

宗教“中國化”之所以可能,首先是由中國文化的特質所決定的。中國文化自身具備“和而不同”的包容精神,這使得傳統的中國宗教文化呈現出多樣性及和諧性的特點。中國文化既有“以人為本”的人文主義傳統,同時又崇尚自然,追求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自我的和諧。中國文化所具有的包容性、同化力,使得中國不存在一家獨大的宗教形式,社會也可以自由的行使宗教信仰自由權,可以在不同信仰之間跨越,或兼信各種宗教和民間信仰。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注重禮義廉恥,倡導和諧共存。而宗教倡導人洗滌靈魂,積極向善,二者本質想同。促進二者相互融合,更利于提升中華文化內涵,實現文化的不斷發展進步。深入挖掘和弘揚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相契合的宗教教義、宗教禮儀、宗教道德、宗教文化,并加以闡述和建設,使宗教文化作為中華文化有益的補充和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2、歷史可能性

歷史上,外來宗教為適應中國政治發展需要、適應中國現有主流文化思想需要、適應中國民間文化習俗需要,做出了很多的努力。按照誕生地的不同,我國各宗教可以大致劃分為本土宗教和外來宗教,前者如道教,后者如佛教、基督宗教和伊斯蘭教。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本土宗教自身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其本土化意味著繼續弘揚中華民族優良傳統,堅定文化自信;而外來宗教的本土化則需要在政治上堅持政主教從,在文化上繼續不斷吸收中國傳統文化,以完成自身的改造、革新和重生,會通中華文化,最終成為中國宗教。中國歷史上,本土宗教和外來宗教間并沒有因為信仰差異產生根本的沖突,而是能夠和諧共處。以佛教為例,佛教從最初強調“沙門不敬王者”轉而持守“沙門崇敬王者”,從而實現在中國順利弘法,之后創立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禪宗,實現了較為徹底的本土化,并在與儒家的對話中推動了宋明理學的產生和發展,佛學也成為中國哲學的一部分。

縱觀歷史上外來宗教中國化的進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外來宗教在中國希望能很好地生存與發展,就必然要有一個中國化的過程,就必然要適應中國的政治經濟與傳統文化,進行必要的自我調節和變革。有極強適應能力的伊斯蘭教的發展就是一個有力的佐證。外來宗教在宗教中國化的過程中,因適應中國的具體國情與文化而獲得了良好的發展,而宗教中國化也推動了中外思想文化的交流。梳理歷史上宗教中國化表現形式,對新時期外來宗教如何與我國社會相適應,如何堅持中國化方向,積極服務社會,促進自身發展,都具有極其重要的啟迪意義。

  • 現階段我國宗教發展存在的突出問題

  1、宗教管理法律法規不完善

當前我國宗教相關的法律主要有:《宗教活動場所管理條例》(1994131日國務院今第145號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國人宗教活動管理規定》(1994131日國務院令第144號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國人宗教活動管理規定實施細則》、《宗教事務管理條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等。法律涉及范圍廣,但是針對宗教和社會多項事務交叉領域規定并不細致,存在諸多法律空隙,這給宗教事務執行帶來諸多不便,也給宗教詐騙犯罪、宗教地方保護主義、宗教發展與政府旅游、文化、土地等事務利益邊界不清晰,亦留下可趁之機。

2、國外宗教勢力滲透

宗教滲透是指境外團體、組織和個人等敵對勢力“西化”、“分化”中國為根本目標,違反我國憲法、法規和宗教政策,開展相關宗教宣傳及宗教活動,與我國爭奪信教群眾,爭奪思想陣地。從宗教的發展歷史來看,國外宗教勢力一直對我國宗教展開各種滲透活動。當前,國外敵對勢力的宗教滲透活動主要為了達到以下兩種目的:一是在宗教旗號的掩護之下,妄圖破壞我國的國家統一、領主完整與民族團結,妄圖顛覆我國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二是妄圖在我國境內建立宗教組織、宗教活動據點,發展教徒,干涉我國的宗教事務,控制我國的宗教團體。從滲透方式上看,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宗教的滲透方式主要有:利用廣播進行“空中傳教”、向中國偷運宗教書刊和宣傳品、傳教利用旅游、經商、文化、教育等身份為掩飾進行傳教、直接插手干渉我國宗教事務、培植宗教地下勢力等等途徑。在互聯網出現之后,由于網絡的無國界性、虛擬性、快捷性等突出特點,為宗教勢力滲透開啟了方便之口,使其滲透活動的隱蔽性更強。

3、利用宗教進行非法活動

打著宗教旗號是某些不法分子進行詐騙的重要手段之一,他們通過布設宗教“道場”,多以佛祖、觀音、活佛、財神等的名義進行斂財,讓信眾巧遇“大師”或“活佛”,通常他們會利用解簽、贈送法物、言語脅迫等手段讓人捐“香火錢”、“功德錢”,從而以“消災祈福”的方式牟利。

20144月,宿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經偵查發現,尹某、陳某等人建立了“互助興邦”傳銷網站,打著“先舍后得、感恩互助”佛教幌子,以繳納會員費方式,大肆發展下線牟利。經過兩個多月的續密偵查,警方獲取了該傳銷組織架構、頭目、運作返利方式關鍵證據。該組織在短短半年時間內,發展的會員涉及安徽、浙狂等21個省市,共有會員7000多人,涉案金額1000余萬元。

4、地下宗教、網絡宗教傳播泛濫

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為宗教傳播開啟了另一扇口,宗教跨越了家庭、社會、國家、信仰之間的界限,網絡宗教在方便快捷、互動性強、成本低廉等諸多競爭優勢的綜合作用下快速發展。目前,依托于互聯網而興起的很多網絡平臺均成為宗教傳播與發展的工具?;ヂ摼W在極大推動宗教發展的同時,各種打著宗教旗號的各種假惡丑現象,如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網絡詐騙、邪教等等,也都借助于互聯網大潮大肆興起,威脅宗教的健康有序發展,挑戰人類的價值底線。

“地下宗教活動”與“網上宗教活動”是宗教堅持中國化發展過程中極大的考驗。“地下宗教活動”脫離了政府和宗教團體的監管,加上國外敵對勢力、境內外分裂勢力、宗教極端思想和邪教勢力等滲透;而在一些農村及偏遠的鄉鎮,信教群眾的辨識力不強,各種好奇心理作用,“媚外”思想以及“跟風”等因素的存在,極易將脆弱的基層宗教組織和樸素的宗教信眾引入歧途。另一方面,隨著電視、互聯網及各種網絡客戶端等新興傳媒的普及,網上“講經”傳播迅速,節目質量良莠不齊,目的各異,而且迷惑性、誘惑性、煽動性極強,給信教群眾帶來諸多困惑和迷茫。

這些宗教破壞活動,干擾和損害了黨的宗教信仰政策的貫徹執行,使許多人沒有不信教的自由,包括一些黨員、干部也被迫卷入宗教活動之中;弱化了人們的公民意識和法制意識,甚至導致少數信徒把教規教義凌駕于國法之上;嚴重影響了群眾科技文化素質的提高和科教興國戰略的實施;使黨的領導和基層政權受到削弱,直接影響了黨和政府政令的暢通和權力行使;大量的強制性攤派加重信教群眾的經濟負擔,影響信教群眾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當地經濟的發展;刺激和促使了宗教的日益升溫,使一些地方的宗教氛圍日趨濃厚,把群眾引向了宗教至上的歧途,給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利用宗教從事破壞祖國統一、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的活動以可乘之機。

  • 堅持我國宗教發展中國化方向的路徑
  1. 政教分離,服從政權

政教分離原則確認了宗教在內部事務管理上的自治權,也確認了宗教團體自治權的邊界,即不得干預國家行政、司法權力的運行,不得干涉國家教育政策,但宗教活動涉及國家利益、公共利益的事項,必須遵守法律的規定。在遵循政教分離原則下,作為公共治理一部分的宗教治理,實質是在政府的公共治理與宗教自治之間劃分一條界限: 涉及公共事務,宗教事務必須接受政府組織和宗教組織的共同治理;僅僅是宗教組織內部的事務,宗教組織擁有自治的權力。政教分離原則是整個宗教政策體系的核心,確定了任何宗教都沒有超越法律的特權,宗教必須在法律的軌道上運行,在宗教與政治之間,筑起一道“墻”,防止宗教與政治相互干涉。

  1. 宗教管理法制化

國法高于教法是前提。宗教不僅是一種意識形態,也是一種社會活動和社會實體,對于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必須依法予以管理。依法管理宗教事務是貫徹依法治國方略的重要體現,是規范宗教事務管理、推動宗教工作走上法制化、規范化軌道的客觀要求,是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重要途徑,也是促進宗教活動規范有序的必要舉措。

依法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是指政府對有關宗教的法律、法規和政策的貫徹進行行政管理和監督。對宗教活動的管理是政府對社會活動進行管理的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一方面是通過貫徹執行黨和政府的宗教政策、宗教法規,協調宗教界與各有關方面的利益,政府依法保護宗教團體和寺觀教堂的合法權益,保護宗教教職人員履行正常的教務活動,保護信教群眾正常的宗教活動;另一方面是要限制不正常的宗教活動,防止和制止不法分子利用宗教和宗教活動進行的違法犯罪活動,抵制境外敵對勢力利用宗教進行滲透。依法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同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我們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不是要限制群眾的信仰自由,而是要保證宗教活動的正常秩序,從而更好地保障群眾的信仰自由。

在當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背景下,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的相適應,還必須樹立起法治思維、法治觀念。這就要求黨首先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切實運用法律規范管理宗教事務,用法律制度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系;同時宗教信仰者也要正確認識國法與教規的關系,明晰憲法不允許有法外之地、法外之教、法外之人。

  1. 抵御國外宗教勢力滲透

“抵御滲透”就是要抵御境外勢力利用宗教進行的滲透活動,不允許境外任何組織、團體和個人干預我國宗教事務。利用宗教對我國進行滲透是指境外團體、組織和個人利用宗教從事的各種違反我國憲法、法律、法規和政策的活動和宣傳,與我國宗教界爭奪信教群眾,爭奪思想陣地,企圖對我國實施西化、分化的圖謀。利用宗教進行滲透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打著宗教旗號企圖顛覆我國的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破壞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和民族團結;一種是企圖控制我國的宗教團體和干涉我國的宗教事務,在我國境內建立宗教組織和活動據點、發展教徒。抵御境外利用宗教進行的滲透活動,關鍵是處理好國內的宗教問題,做好國內的宗教工作,全面正確地貫徹執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堅持獨立自主自辦的原則,把廣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緊緊團結在黨和政府周圍,鞏固和擴大黨同宗教界的愛國統一戰線。

  1. 正確引導信教群眾并維護其權益

宗教問題的群眾性決定了宗教工作的本質是群眾工作,必須堅持黨的“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優良工作傳統。這意味著宗教管理工作不是一種封閉的單向行為,必須堅持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道路。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處理宗教問題要服從并服務于黨在一定時期的中心工作,要團結和爭取信教群眾,不能因為信仰的不同把信教群眾推向群眾的對立面。

宗教的中國化建設,離不開眾多信教群眾的認同與支持,脫離了群眾基礎,我國的宗教中國化就如同涸轍之魚,缺乏生機,而一旦有了大批信教群眾的支持,宗教的中國化建設就如星星之火,勢可燎原。為此,我們要重視維護信教群眾的政治經濟利益,特別是保持他們與非信教群眾利益的一致性、協同性。要尊重基層信教群眾的信仰需求,增強他們的歸屬感、認同感。要正視在信教群眾中存在的種種不理解、不適應,鼓勵肯定他們在宗教中國化道路上的種種努力,即使是細小的努力。要引導他們將宗教信仰與愛國情感緊密結合,著力構建有自身特色的精神體系,并努力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積極力量。

5、強調身份歸屬感和國家認同感

宗教無國界,信眾有祖國。我國《憲法》對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的規定,有力地保證了我國各宗教、同一宗教的不同教派完全平等的政治和法律地位。同時,在政策上和實際工作中,黨和政府堅持把廣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建設主體的有機組成部分。無論信教與否,國家的昌盛、民族的富強,是每個中國人夢寐以求的夙愿。改革開放以來,綜合國力日益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國家認同感進一步提升。愛國不分教派,不分信不信教。推進我國宗教中國化,應更加緊密地團結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結成牢不可破的愛國統一戰線。失去愛國情操和民族氣節,宗教的路就會越走越窄。因而,宗教中國化必須弘揚愛國主義精神,進一步推進國家認同。也只有這樣,廣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才有了總的方向,信仰自由權利也才有了最強有力的后盾和保障。

增進國家認同,解決的是宗教中國化的中國格局、中國方位問題。宗教不得干預政治,不得干預行政、司法、教育、婚姻等政府事務,不得妨礙正常的社會秩序、工作秩序、經濟秩序和生活秩序,各種宗教訴求不得帶有政治意圖,引導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認識到這是不可逾越的邊界,并贏得他們的自覺認同,形成全社會的共識,這也是宗教中國化題中應有之義。同時,從歷史上看,宗教一旦脫離法律的約束,教規沖擊國法,不僅擾亂社會運轉,也會給宗教生存傳承帶來不可估量的影響。從現實來看,由于法律的缺位,涉及宗教因素的矛盾糾紛常常難以根治。因此,政治共識還包括法理上的共識。要引導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遵循社會主義法治原則,接受法律約束,遵守社會規范,使宗教活動在法治軌道上、政策范圍內運行,在共同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進程中扮演負責、理性的社會角色,并與全社會形成健康的互惠互動。凝聚政治共識,解決的是宗教中國化的政治底線問題。

總之,宗教中國化是一個“思想引導,行為指導,政治教導”的務必長期堅持發展的過程。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了“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提出了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所以,凝聚和團結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的力量是中國共產黨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實現奮斗目標的力量源泉和現實保障。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時代感召下,鞏固和擴大與宗教界人士的愛國統一戰線也是時代提出的具體任務。我們必須本著“和而不同”“求同存異”的態度,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共筑美好家園,助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

(本文獲2017年度全省統戰理論研究優秀成果一等獎,課題組組長庫瑞為西安郵電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民盟中央參政黨理論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盟省委理論研究會會員、民盟西安郵電大學委員會宣傳委員)

 

友情鏈接:
中國民主同盟陜西省委員會 
地址:陜西西安市二環南路東段388號    
聯系:宣傳部 QQ294135227    座機:029-63903259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qq分分彩 彩经网首页 黑龙江p62 即时指数190bp 云南时时彩 北单比分zhibo 迅盈网球比分板 辽宁快乐12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